站内搜索

当代矿工

当代矿工

矿山流年

此时的采一段一队活地上下,整个一个黑水泥潭,就连去反眼的木梯子人行道也是一派泥泞,早已不见那梯子楞儿。装车的大奎子干脆把溜子头上的闸板固定在常开,他却坐在湿煤泥上,顺着坡形的溜道,吃力的用脚蹬屁股坐, ...

2015-05-19

梅芳在一次意外的车祸中碰伤了腰椎,不幸造成低位截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她痛不欲生。那张明净秀美的脸庞,变得柔弱苍白。 ...

2014-10-11

回报春天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

2014-03-20

降狗

轻机厂效益不好,要账的缠得厂长王富贵办不成公。办公室主任牵来两只大狼狗,叫通讯员牵着每天全厂串。一个月后,把它拴在了通往厂长办公室必经的楼道上。狗已跟大家混熟,所以本厂人员进出,它不但不咬,还 ...

2014-03-20

深深的悔痛

阿超每想起父亲,深深的悔痛便压得他无法呼吸。 阿超父亲拥有一家工厂和一些土地,是小镇的富人。可阿超三岁时,父亲抛弃了他和妈妈,娶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不久又生了一个儿子。 ...

2014-03-20

狗红娘

不知从哪里来的这只小狗,瘸腿,长毛,青灰麻黄,颜色不纯。唯一的亮点就是它的眼睛,象真正的黑钻石,聚着灵气,射着精光! 这只小狗叫什么名字,没有人知道,只知道它最开始出现在德福和阿 ...

2014-03-20

男人潇洒,女人漂亮

张文在镇上中学教数学,就在本县师范毕业,学的东西多,能派上用场的却少,能够顺利回到镇上教书,还是拐弯抹角托了他老爸的小舅子的外侄的关系,挤进了这所离县城不远不近的小镇。 ...

2014-03-20

失眠

妻子经常失眠,那天,大秦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当然没忘了他天天随身带着的那个大茶杯。 ...

2014-03-20

墙啊,强

学校坐落在郊外,东北角隔校墙有一处槐树林,枝繁叶茂,坐在树荫下,凉飕飕的,对于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们来说,这是天然的避暑田庄。高考前,学生们大都来槐树林里复习。最常见的是星期天,或者傍晚天黑前, ...

2014-03-20

过个团圆年

郝大矿走出澡堂,就接到卢书记发的信息,“车票拿到,速来取!” 大矿来到书记的办公室,门掩着,就听到了队长李纲的大嗓门,他抬手刚想敲门,又听到说起了自己的名字。 “大 ...

2014-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