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代矿工

当代矿工

矿山流年

此时的采一段一队活地上下,整个一个黑水泥潭,就连去反眼的木梯子人行道也是一派泥泞,早已不见那梯子楞儿。装车的大奎子干脆把溜子头上的闸板固定在常开,他却坐在湿煤泥上,顺着坡形的溜道,吃力的用脚蹬屁股坐, ...

2015-05-19

有情有缘 三十年相伴

《当代矿工》杂志走过了三十年历程,我和她有情有缘,一路相伴。 ...

2015-05-19

父亲的种树梦

父亲一辈子没什么爱好,独喜欢种树。屋前、屋后、只要有一点空地,父亲总会想办法找来一些小树苗种上。父亲种树不问品种,什么桃树、梨树、李子树、杏树、杉树、白杨树、松树、梧桐树……常常是弄到什么种什么。 ...

2015-03-12

春节返乡

春节/古老而又诱人的习俗/像一声穿越时空的呼唤/划破城市与乡村的上空/弥漫在所有漂泊者的心灵/集结哨音/从故乡的心脏鸣响 ...

2015-02-12

小 年

古话说“二十三,糖瓜粘,灶君老爷要上天”。今天又是小年,儿时那些褪了色的记忆又像新熬出的糖瓜,再次粘在脑海里,散发着浓浓的味道。 ...

2015-02-12

婆婆的手工定制

婆婆的巧手,让我们一家老小,总能花最少的钱而拥有非常合体流行的“行头”。除此之外,我们家的窗帘、被罩、靠枕、坐垫等一系列家用布艺用品,也都出自婆婆的巧手,给我们这个原本温馨和睦的小家更是增添了许多的生 ...

2015-02-05

目光中的采煤工

每一次看到你雀跃而出/浑身的肋骨又再作响/天空的太阳多么明亮/地面的树木又是那样茁壮/浩荡的队伍/有秩序地奔忙/胆略与聪慧无处不在 ...

2015-01-20

伊人归

晓风犹舞流雲散,帘卷画楼丽人回。秋过夜雨重思梦,疏影斜倚弄窗扉。 ...

2015-01-15

平原上的塔

在东方文化中,塔的意义决不仅仅局限于建筑学层面——塔承载了东方的历史、宗教、美学、哲学等诸多文化元素,是探索和了解东方文明的重要媒介。 ...

2014-12-04

一起走过

泰戈尔说当我们热爱这世界时,我们才真正生活在这世上。人活一世,能与亲人一起走过,与朋友一起走过,与身边所有人一起走过,分享成功、分担愁苦,那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当有一天,无论我们成功或者失败时,都不会 ...

2014-11-26

继父是朵“无名花”

继父问我是什么花,我便深情地说:“爸,它叫‘无名花’,在我心里,它就是一朵美丽的“父亲花”,和您一样,只知道默默无闻地付出……” ...

2014-11-24

翅膀

...

2014-11-24

书香暖冬

古人说:“雪夜闭门读禁书。”北风呼啸,漫天鹅毛,用书香温暖自己,是人生最好的选择。因为读书,浮躁的心很容易静下来;因为读书,寒冷的冬天便多了一份温馨。书香暖冬,能让思想在梦幻中尽情舒展,能让平淡的生活 ...

2014-11-24

独坐月下

曾经孤枕难眠 对着窗前的 一轮残月 心中燃烧的 是等待的渴望 曾经 伫立在 ...

2014-10-11

梅芳在一次意外的车祸中碰伤了腰椎,不幸造成低位截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她痛不欲生。那张明净秀美的脸庞,变得柔弱苍白。 ...

2014-10-11

回报春天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

2014-03-20

降狗

轻机厂效益不好,要账的缠得厂长王富贵办不成公。办公室主任牵来两只大狼狗,叫通讯员牵着每天全厂串。一个月后,把它拴在了通往厂长办公室必经的楼道上。狗已跟大家混熟,所以本厂人员进出,它不但不咬,还 ...

2014-03-20

深深的悔痛

阿超每想起父亲,深深的悔痛便压得他无法呼吸。 阿超父亲拥有一家工厂和一些土地,是小镇的富人。可阿超三岁时,父亲抛弃了他和妈妈,娶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不久又生了一个儿子。 ...

2014-03-20

狗红娘

不知从哪里来的这只小狗,瘸腿,长毛,青灰麻黄,颜色不纯。唯一的亮点就是它的眼睛,象真正的黑钻石,聚着灵气,射着精光! 这只小狗叫什么名字,没有人知道,只知道它最开始出现在德福和阿 ...

2014-03-20

男人潇洒,女人漂亮

张文在镇上中学教数学,就在本县师范毕业,学的东西多,能派上用场的却少,能够顺利回到镇上教书,还是拐弯抹角托了他老爸的小舅子的外侄的关系,挤进了这所离县城不远不近的小镇。 ...

2014-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