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代矿工

当代矿工
首页 >> 微小说 >正文

2014-10-11
来源:当代矿工网 作者:西风

 

      梅芳在一次意外的车祸中碰伤了腰椎,不幸造成低位截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她痛不欲生。那张明净秀美的脸庞,变得柔弱苍白。

      三个月以后,梅芳离开了医院,回到家中那小小的闺房里。她不停地翻阅着影集,昨日的风华令她心如刀割,黯然神伤。体弱多病的母亲流着眼泪,默默地照顾着梅芳的起居,望着女儿目光呆滞的双眼,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知道,女儿久病不起,心情苦闷,便从街上买来一大堆花花绿绿的杂志。

      果然奏效。梅芳从杂志上读到了一篇《生命树》,那篇散文写得美极了。那是暑名南哥的作品,下面注有作者的通讯地址。于是梅芳在病床上写了一封信,那信是一位伤残少女的心灵独白,她向千里之外、素未平生的南哥,诉说自己内心的苦痛和绝望。

      半个月后,梅芳收到了南哥热情洋溢的回信,字里行间,渗透出对这位伤残少女的无限关注和同情,并鼓励她勇敢地战胜病魔,争取早日站立起来……从此,梅芳那张明净秀美的脸庞,又现出如花的微笑。母亲见了自是喜出望外,她去书店的次数更多了,梅芳的床头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刊。

      梅芳和南哥通讯的次数日渐频繁。读南哥的信,几乎成了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南哥在信中鼓励她多练笔,“说不定不幸会造就一个女诗人呢!”梅芳果真拿起了笔,平生写出了第一首小诗,让母亲寄到了报社。谁知一个月后,那首小诗竟然发表了!梅芳兴奋得满面红光,此时此刻,她忘记了那双失去知觉的双腿。

      梅芳自然不会忘记将这好消息告诉南哥,并怀着少女羞怯的心,倾述了对南哥的爱慕之情……梅芳从影集中抽出一张最得意的玉照,在后面签上自己的名字,郑重地邮给了远方的南哥。大片大片的阳光,洒在梅芳灰暗的心空里,她的诗就此一发不可收。半年功夫,梅芳表了二十多首抒情小诗。

      梅芳终于可以坐着轮椅到户外活动了,那清新的空气,那灿烂的阳光,使梅芳精神饱满,心旷神怡。她开始了顽强的不间断的锻炼。渐渐地,她可以扶着墙壁站起来了!梅芳对南哥的思念与日俱增,此时此刻,她只有一个信念:站起来,一定要站起来,用自已的双腿,走到南哥身边,从此永不分离……南哥在信中说,很喜欢从逆境中奋起的小妹,真的好喜欢梅芳!

      三年后,梅芳终于站了起来!虽然走路的样子不太美观,有些歪歪扭扭,但告别了病床和轮椅,已经是一个奇迹了。梅芳欢喜之余,决定到千里之外看望南哥。母亲将女儿送上了远行的火车,同梅芳一样,她对远方的南哥也怀有深切的感激之情。

      梅芳没有告诉南哥,她要给南哥带去一份意外的惊喜,和少女最纯最美的情怀。

      在一幢平房前,梅芳轻轻地扣响了房门。那颗激动的心,像夏日的轻风,灼热而纯净。门开了,梅芳看到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阿婆,还有坐在轮椅上面对写字台写字的姑娘。梅芳蒙了,梅芳傻了,继而变成了愤怒,一种受到捉弄和欺骗的愤怒。

      南哥转过脸来,她两双手只有三个指头,她竟将笔杆绑在手腕上写字。那些美丽的诗文和抒情的书信,竟是用这双残疾的手写出来的!南歌微笑着说:“梅芳小妹,我帮你找回了爱和信心,是这样吗?”梅芳一把抓住南哥的手,滚烫的泪水飘落在南哥凌乱的头发上,哽咽的叫了一声:“姐姐!……”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