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代矿工

当代矿工
首页 >> 微小说 >正文

狗红娘

2014-03-20
来源:当代矿工 作者:犁航

    不知从哪里来的这只小狗,瘸腿,长毛,青灰麻黄,颜色不纯。唯一的亮点就是它的眼睛,象真正的黑钻石,聚着灵气,射着精光!

    这只小狗叫什么名字,没有人知道,只知道它最开始出现在德福和阿航的单身宿舍门口。

    德福,阿航,两位单身贵族互为隔壁邻居,都历尽了爱情的沧桑,高不成,低不就,俩单身汉似乎都被爱情遗忘,用各自的生活方式打发时光,有点安享晚年的味道。

    一天早上,阿航一边揉眼睛一边开门,感觉到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在脚边蠕动,低头一看,嘿,是谁把毛线团子掉在门前了?弯腰去拣时,毛线团却滚开了。弯腰再拣时,线团却散开了,散开成了一条小狗,一条具有绒毛质感的脏兮兮的小狗。

    阿航生活无聊,正愁生活难以打发呢。便对小狗很殷勤,象对待还没有过门的媳妇。

    阿航打来温热水,给小狗洗澡。洗完澡的小狗脱胎换骨了,纯白色的长绒毛,肉墩墩的身体,狗脸上明显有猫科动物的遗传因子——一只纯种的小狮子狗。

    一门心思考研的夜猫子德福起得很晚,但见了小狮子狗也爱不释手。在阿航的悉心照料下,小狮子狗的腿慢慢好了,经常在阿航身旁欢快地跑动,那情形,如同老爷爷携带幼孙,长幼和谐,顾盼有情。狗通人性哩,它知道谁对它最好。

    小狮子狗很讲究卫生,经常跑到附近的小河里洗澡。也很节省粮食,把吃不完的东西用梧桐叶子盖着,饿了再吃。撒尿拉屎自己就跑垃圾堆去,从不让人费心。还学会了直立行走,空中接物……

    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去了,两个单身汉仞然单身着,依然快乐着。德福的生活没有多大改观,备考忙得昏天黑地的。不同的是,阿航因有了小狮子狗,过得比德福充实多了,脸上也有了光泽,完全朝气蓬勃的样子。

    德福有时也来遛狗,但德福有些痴,已经是本科了,还想考研究生,连自己都顾不上,哪里顾得上小狮子狗?

    阿航对小狮子狗,真当是自己的亲孙子一样。关心它,呵护它,甚至溺爱它。

    单位的脉脉也很喜欢小狮子狗,竟然是非同一般的喜欢。脉脉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是单位的一朵花,美貌和才气使她远离了芸芸众生,孤傲得目空一切。阿航和德福谁从不敢对脉脉想入非非,那是癞蛤瘼想吃天鹅肉。   

    因为小狮子狗的关系,阿航和脉脉的距离慢慢缩小,通过几个月的磨合,缩小到两个人都有那么点意思了。

    阿航很得意,因了小狮子狗,说不定能成就了他的美好姻缘呢?所以,对小狮子狗更是倍加重视,不象是对待亲孙子,而是象对待亲爷爷了。

    美中不足的是,小狮子狗没有名字,无论叫它什么,它都爱理不理的,甚至充耳不闻。

脉脉觉得应该把小狮子狗的命名提上议事日程。这么好一只狗,没有名字,会显得主人很白痴。

    阿航如奉圣旨,用尽了所有的智商,挖掘了所有的潜力,可仍然收效甚微。

    最后阿航和脉脉一起努力,几乎把所有动物的名字都叫遍了,什么小猫、小兔、小虎、小狮子……小狮子狗一点儿都没有感觉。

    动物名不行,就换成植物名,什么松树、柏树、杉树、桃树……小狮子狗没有动静。

    又换成水果名,什么葡萄,柿子,兰瓜……依然是枉费精力。

    德福说,它是你和脉脉的红娘,就叫它“红娘”?阿航依言连唤数声“红娘”,小狮子狗仍然不为所动。趁脉脉不在的时候,阿航也叫过“脉脉”的,小狮子狗表现不错,摇了摇尾巴。

德福说,不行了,就叫它乡长、镇长、主任、局长……一直叫到厅级以上,还是没有用,小狮子狗对做官貌似也没有兴趣。

    德福想了一会儿,又搔了半天的头,说,我知道它希望叫它什么——

    阿航都伸长了脖子,叫什么?

    德福狡黠地对阿航一笑,眨了眨眼说,通过长时间的观察,我觉得它一定是在等这个名字……

    阿航看出了一点端倪,抢先说,我也明白了,哈哈,它是希望叫它德福,随之德福德福德福地叫了好几遍。可是小狮子狗看了阿航一眼后,就岿然不动了。阿航急了,再接着叫德福德福德福,连喊数声,小狮子狗伸伸懒腰,舔了一下嘴唇,竟然眯着眼睛打起盹来。

    德福不紧不慢地看着阿航,说继续叫,继续叫,叫到你确实累了,再看我的招儿。

    阿航沮丧地垂下了头,他不愿等待厄运的降临,想抱着小狮子狗一走了之,担心德福叫那个让他心惊胆颤的名字……

    可怕什么,什么就来,听德福刚一开口——“阿航——”只看见小狮子狗从阿航怀里一窜而下,紧接着从地上一跃而起,在德福面前活崩乱跳弹将起来,象一尾想跳龙门的鱼,把吃奶的劲都拼命地使上了。

    阿航阿航阿航 ……随着德福高一声底一声地呼唤,小狮子狗就一蹦一蹦地在德福面前跳跃,并轻一声重一声地欢叫,一蹦一跳,体现出强烈的韵律感和节奏感。

    欢腾的声音,一锤一锤地敲进阿航的耳鼓。从此,阿航从此就不那么喜欢小狮子狗了,碍着脉脉的喜欢,他勉强将就着。谁会喜欢一只霸占了自己名字的狗呢?

    小狮子狗的名字在单位渐渐传开,于是,小狮子狗和阿航的名气都越来越响。单位里一有人叫“阿航”,人与狗都一起上前。有些喜欢搞恶作剧的家伙对阿航说,我叫狗,没有叫你。“阿航”一词,到底是叫人还是叫狗,经常让人们犯迷糊。与狗齐名让阿航越来越恼火,觉得很伤自尊。他实在想不明白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小狮子狗会为什么会和自己开这样一个玩笑,喜欢什么名字不好,偏偏喜欢他的名字?!何况阿航是个缺乏幽默感的人,不喜欢开玩笑。

    后来,阿航干脆不管小狮子狗了,象扔垃圾一样把它扔出了门,看见它就气不打一处来。

    小狗却不愿离开,如同一个犯了单相思的恋爱狂,阿航一开门,小狮子狗就麻糖一样粘上来。

    但是阿航决心已下,不再理小狮子狗,那种绝决,与古人割袍断义一样。

    渐渐的,无依无靠的小狮子狗和德福熟悉起来,再接着就亲近起来。

    最让阿航愤怒的是,脉脉明知自己对小狮子狗的态度,仍然保持着与小狮子狗一起玩的习惯。脉脉有事没事去德福的宿舍玩,因为小狮子狗在德福那儿嘛,脉脉与德福的接触频率慢慢就高了起来。

    憋呀憋呀,阿航实在是憋不住了,有时候用指关节敲小狮子狗的头,有时也用脚踢它屁股 ……有一次阿航特别烦,便冲着小狮子狗嚷,你再让我心烦,我就把你剁了炖了!

    也活该阿航背运,这话刚好让脉脉听见了,脉脉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连眼泪水儿都出来了。她弯腰抱起小狮子狗,头也不回地走了。

    阿航这才知道坏大事了,找机会主动亲近小狮子狗,爱屋及乌,只能忍辱负重了。但是,事情没有想象的顺利了。小狗不理他,小狗跟脉脉一样冷漠,跟以前判若两狗。那种绝决的神态,跟阿航赶它时俨然是同一个版本。

    见脉脉与自己来往明显少了,阿航心疼得要死,难道我阿航连一只小狮子狗都不如?阿航有点不敢往下想。万一同事们知道了以前脉脉和我好,是仗着小狮子狗的魅力……天啦,多么尖锐的讽刺。阿航经常在宿舍拿脑袋撞墙。

    忍着往心窝里插刀子的疼痛,阿航使出杀手锏。专门去德福的宿舍逗小狗,温柔至极地唤它:“阿航”,“阿航”,“阿航”,小狮子狗冷若冰霜,不为所动。“世界上最可爱的阿航”“世界上最帅的阿航” ……又唤了几百声,小狮子狗开始置若罔闻,后来干脆耷拉下眼皮睡着了!

    阿航绝望了,阿航自杀的心都有了……

    突然,有声音从外面传来,德福——德福——德福——是脉脉甜腻腻的声音!

    噢,汪!德福和狗一起从屋里窜出来!小狮子狗一听脉脉的叫声,汪汪汪——象注入了兴奋剂,即刻鲜活起来,摇头摆尾地跑向脉脉,一纵身跳进脉脉的怀里。脉脉心疼地抚摸着小狗的脑袋,说,这才是我的乖德福嘛。原来,小狗改名了!

    最可气的是,小狮子狗竟然对傻站着阿航愤怒地咆哮!

    后来,脉脉就跟德福好上了。脉脉对人说,一个连名字都舍不得给狗的人,绝不是真正的大气和善良。因为小狮子狗对德福和脉脉恋爱关系的重要影响,有人便把小狮子叫“狗红娘”。

德福获得美人芳心,是因为德福本身很出色,还是沾了小狮子狗的光,就没有人知道了。

【责任编辑:liu】微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