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代矿工

当代矿工
首页 >> 微小说 >正文

回报春天

2014-03-20
来源:当代矿工 作者:王兰霞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这是她在四、五岁的时候,母亲教她背诵的唐朝诗人孟郊写的《游子吟》,当时的情景至今她记忆犹新。那是一个冬夜,窗外寒风呼啸,她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柔和的灯光下,母亲就坐在他的床头,给她缝着特制的袜子,母亲把两双袜子中间絮上棉花,然后缝合在一起,为了她那双一到冬天各个脚趾就冻成了红萝卜的脚啊,母亲想尽了各种办法。母亲一边认真地缝着,一边教她背诵着这首唐诗,当时她丝毫不理解这首诗的意思,但却那样清晰地记下了当时的场景和诗的内容。

    在她还没真正理解这首诗的内容时,她就上学了,所以依然是个顽固调皮的孩子,不爱上学,但每次考试成绩依然不错,只是无法坚持那死板的纪律,于是信马由缰的胡想,如果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该多好,如果哪天想去了就去不想去了就不去该多好。她是那样一个任性而有对策的孩子,没费事就想出了达到这样目的办法。当她哪天不想去上学的时候,就像死狗似的躺在被窝里,佯装肚子疼,母亲催急了,她表演的也就必须形象逼真些,翻来覆去地打滚,然后母亲吓坏了,不在催她上学,急慌慌地去找医生,当把医生叫来的时候,她已美美地睡了一大觉。医生来了听听看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开一些无关紧要的药品,吃了仍是“不管用的”。当她屡屡犯病的时候,母亲急的已乱的方寸,竟然有病乱投医了,母亲听说几十里以外有个奶奶庙,香火很旺,有病的人可以让亲属去求香,但必须在夜深人静的子时出发,一路上不能说话,烧过香以后,包点香灰回来让病人吃掉。于是母亲去了,是在一个那样寒冷的冬夜,母亲平时是那样胆小,她不知道母亲是怎样一个人胆战心惊走了那么长的夜路,只知道母亲回来后,叫醒并逼着她喝完那包带着母亲体温的香灰后不久,天就亮了。她终于良心发现,从此不再肚子疼,母亲则逢人就讲,那奶奶庙的香灰真的很顶用。

    当她真正理解这首诗的内涵的时候,她已是为人妻母了,而且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副总,自然是整日忙得焦头烂额。而这时的母亲已患上了老年痴呆症,以及严重的糖尿病,最后因糖尿病并发症失明了。她为母亲请来了保姆,一旦有空仍去看望母亲,母亲已记不得任何人,却记得她,每次去了,母亲就像孩子似的紧紧地拉住她的手,生怕她再次逃脱。而每次她不得不无情地强行抽出自己的手逃走,然后像个机器似地投入到所谓的工作中去麻木地运转。

直到有一天她公司一个姐妹,因母亲的突然病逝而幡然醒悟地向她哭诉,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当她仔细品味这句话的时候,她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回家看母亲去了,她是那样迫不及待,她感觉她是那样的幸福,因为回家一进门她还能叫声“妈”。“妈”当她兴冲冲打开母亲的门,看到的场景却是母亲正蜷缩在沙发里颤巍巍的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原来保姆因为她不小心碰洒了饭,正在训斥她,于是她那样镇静地辞退了保姆,然后仍在别人万分惊愕的眼神中,镇静地辞掉了无数人羡慕的收入不菲的副总的工作。

    以后的日子这样的真实而简单,她每天早上推上母亲去早市吃吃早饭,买买菜,回家给母亲做她小时候母亲做给她的最爱吃的菜。那天她陪母亲睡午觉的时候,恶作剧抱着肚子喊叫,妈,我不能上学去了,我肚子疼啊,啊!疼死我了!母亲不知是否识破了她的鬼把戏,憨憨的笑她。她会用头顶着母亲的头,问她,我是不是现在骗不了你了,你不简单了老太太,竟然慧眼识真相了。母亲竟然所答非所问的说出了一句话,是不是春天来了?她迟疑了片刻,立刻跑到阳台上,端来了一盆水仙花,端到母亲面前对她说,以后永远都是春天,不信你闻,这春天的花多香啊,从此,母亲的床头一年四季有花香。

    她说,我们的父母给了我们整个世界,我们能否回报她们一个春天?

【责任编辑:liu】微小说